新京报讯(记者 薛晨)拥有白酒上市公司中最高关注度的贵州茅台2020年年度股东大会,于6月9日下午在茅台国际大酒店召开。“欢迎股东回家”是贵州茅台在整个会场布置过程中营造出来的主基调,会场四周随处可见的“60”、“519”数字标牌,既将贵州茅台“600519”的股票代码涵盖其中,首末数字更融合了“6月9日”这一大会举办日。



这种小设计仿佛股东大会的“开胃菜”,让与会股东循序渐进地将猜测与讨论的焦点,集中到本届股东大会公布的议程和内容中。事实上,以新京报记者在会议现场了解到的内容来看,股东期望了解的依然集中在茅台酒的产能问题、系列酒发展问题、发展规划问题,甚至是已被社会讨论多年的价格问题与市场管控问题。

 

茅台酒产能还会扩充多少?

 

股东大会开始前1小时,贵州茅台在茅台国际大酒店1层为与会人员提供了简餐,而这里也成为股东初步进行交流的“小会场”。


新京报记者在与多名股东进行交流后注意到,这些股东所从事的职业多样,但他们讨论的问题中,多会指向茅台酒的产能,他们想知道,未来茅台酒的产能还能扩充多少?

 

这个问题带至会上,贵州茅台董事长高卫东回应称:“产能扩建与否对于茅台而言是一个非常慎重的选择”。如今的贵州茅台已经不再盲目追求数量,需要更多考虑质量。



高卫东同时表示,按照产能规划,2021年茅台酒的预计产量能够达到5.53万吨。但这个数字的背后,是贵州茅台长达十年的论证、建设与投产过程。因此现阶段业界能看到的贵州茅台产能情况,以及那些建设中的项目,事实上都经历了长期的论证研究过程。

 

这种长期论证源于茅台酒的产品特性。作为一种高度依赖特殊酿造环境的产品,其产能需要考量生态环境的承载能力和资源匹配度,因此“十四五”期间茅台酒的产能是否会继续扩充,还需要审慎研究,将酿造核心区的用地容量、微生物菌群、原辅料供给、能源保障等多个方面综合考量。


高卫东透露:“目前贵州茅台已经在委托最专业的机构和部门,结合’十四五’规划进行全方位研究和论证,研究结果会以适当的方式告诉大家”。

 

系列酒发展能达到怎样的高度?

 

酱香系列酒被贵州茅台视为产品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贵州茅台近年来花费大量资源着力培养的部分。自提出茅台酒与酱香系列酒“双轮驱动”的战略以来,贵州茅台对酱香系列酒的定位便不仅仅是丰富产品体系的存在,而是“增长极”。

 

新京报记者在与部分参会股东交流过程中也注意到这样的观点,从以往的市场反馈来看,茅台酒尤其是“飞天”几乎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消费者乃至股东群体中关于贵州茅台这家企业的讨论,甚至可以很“简单”地视为依附于茅台酒这一款产品而存在,这对于一家想要获得稳定且长远发展的企业而言,是具有风险的。


事实上,以往媒体在讨论贵州茅台的年报内容时,往往也会将关注点集中到贵州茅台的“飞天依赖症”上。而扭转茅台酒在贵州茅台营收中占据的极高比例,也成为股民观点中,贵州茅台极力推进酱香系列酒发展的重要原因。

 

在高卫东发布的2020年度董事会工作报告中可以看到,作为贵州茅台增强发展后劲的现有项目建设中,正有序推进的3万吨酱香系列酒技改及配套项目被放在极为显眼的位置,年度新增的系列酒基酒产能4015吨,也与年度新增茅台酒基酒设计产能4032吨悬殊不大。

 

高卫东在回应酱香系列酒的发展情况时也透露:“目前茅台王子酒销售额超40亿元,汉酱、赖茅,贵州大曲站稳10亿元规模,成功打造和巩固了以茅台王子酒为核心的产品集群,呈现出结构更优、效益更好的市场局面”。而接下来酱香系列酒也会将文化作为抓手,建设并利用酱香酒文化体验中心,提升消费者对系列酒的价值认同和文化认同,提升酱香系列酒的市场竞争力。

 

茅台的账上现金有何用途?

 

根据股东大会上发布的财务决算报告,贵州茅台2020年全年实现营业总收入979.93亿元,同比增长10.29%,其中营业收入949.15亿元,同比增长11.10%;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466.97亿元,同比增长13.33%;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516.69亿元,同比增长14.29%;截至报告期末,总资产2133.96亿元,较年初增长16.58%;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1613.23亿元,较年初增长18.61%。

 

贵州茅台持续多年极佳的业绩表现,让股东大会上能给出怎样的分红承诺成为股东关注的另一大焦点。



高卫东直言:“我们用了最实际、最实在的方式表达了我们最大、最深的诚意,让大家共享茅台发展的红利”。高卫东进一步表示:“今年如果审议通过了分配方案,那上市这20年的累计现金分红将达到1214亿元,约为上市募集资金净额的61倍,这在同行业中处于最高水平,放眼整个A股市场,也算是比较好的”。


回顾过往的分红情况,贵州茅台累计分红已达971亿元,为上市募资净额的49倍,占到上市以来净利润总额的46.47%,近五年现金分红比例均超过50%。

 

部分股东也提出适当提高分红比例,对此贵州茅台表示已有深入思考。不过高卫东指出:“经营企业,既要考虑当下,更要着眼未来”。这也引出了另一个重要问题,即贵州茅台所持有的货币资金,目前都有着怎样的用途,企业又有着怎样的考量?

 

对此高卫东解释,首先是抵御风险,这是企业持续发展的“压舱石”,让企业得以应对发展环境和周期波动带来的不利影响;其次,在资金运用上,贵州茅台还会始终将股东利益放在第一位,会在确保资金安全的前提下提升收益水平。贵州茅台近年来利用资金对外进行投资,但对一些可能给资金安全带来风险的金融投资保持非常谨慎的态度。

 

高卫东同时表示:“公司也在开始按照股东反馈的意见,进行拓宽投融资渠道的一些探索”。据了解,去年贵州银保监局批复同意茅台财务公司新增了固定收益类有价证券投资,成员单位的买方信贷等业务,在符合监管要求的前提下,财务公司开展了部分新业务。

 

市场管控是否会有新动作?

 

新京报记者与股东沟通过程中注意到,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依然是茅台酒的终端市场价格以及贵州茅台对终端市场的管控。在股东大会举办地茅台国际大酒店,基于居住在酒店的顾客可以以1499元的官方价格购买一瓶53度500毫升的飞天茅台,于是不少股东在新京报记者面前毫不讳言,积极参与股东大会且积极预订茅台国际大酒店房间,除了了解企业动向以外,另一大重要因素,就是以1499元的官方价格购买飞天茅台酒。

 

股东的这种说法在股东大会的交流环节也有所体现。深圳市榕树投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翟敬勇发言称,包括股东在内的很多消费者很难买到1499元的酒,目前市场价远高于官方定价,甚至能达到3000元以上每瓶。茅台酒的质量管控水平无可置疑,但这种价格上出现的“双轨”情形,甚至借这种价格差倒卖获利的行为,都是值得调查的。知名投资人林园,在现场也表示,茅台经营没有问题,股东甚至消费者购酒难,茅台如何售酒是他个人关心的问题。



现场股东代表的提问屡屡被掌声打断。事实上,新京报记者与股东沟通时,不少股东确实担忧目前市场上屡禁不止的价格乱象、囤货倒卖飞天茅台的行为,不仅会损伤贵州茅台的品牌美誉度,长期更会影响到股东的切身利益。

 

高卫东在回应中也表示重视此类问题,贵州茅台一直以来也在积极研究解决方案。事实上在2020年度董事会工作报告中,市场管控依然是贵州茅台2021年重点安排的工作之一。


高卫东指出,2021年贵州茅台会巩固深化营销体制改革成果,加强渠道建设和管控,提高市场扁平化程度,构建完善科学规范、运转高效的营销新体系。同时会持续强化经销商管理,维护茅台酒正常市场秩序。


新京报记者 薛晨 图片 企业供图

编辑 郑明珠 校对 王心